金庸武侠小说中出现的女主人公,似乎都有当红影星夏梦的影子

时间:2019-10-09 08:00:01 来源:魅力中国行 当前位置:晓宇说设计 > 城市 > 手机阅读

金庸武侠小说中出现的女主人公,似乎都有当红影星夏梦的影子

金庸武侠小说中出现的女主人公,似乎都有当红影星夏梦的影子

金大侠者,本名查良镛,并非此人武功高强,行侠仗义,而是此人写出了脍炙人口,老少咸宜的武侠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便是著名武侠小说大师,笔名为金庸者是也,因其以武侠小说最为出名,故人们又称之为金大侠,其本名反而极少人记得了。可又有谁能想到,这个曾经写过十几部雅俗共赏的武侠小说的金大侠,年轻时节也曾经过有一个朝思夜想的梦中情人,而且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单边恋情呢。那么,金庸这一单相思中的梦中情人究竟是谁呢?她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香港当红影星夏梦。

夏梦,原名杨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长城电影制片公司首席女演员。是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著名的公认大美女,也是香港左翼电影的代表人物。

关于夏梦的美丽,金庸是这样对别人说的:“西施是如何美丽,谁也没有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一样美丽,方才名不虚传。”所以,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出现的女主人公,无不惊艳绝伦,似乎都有夏梦的身影。

尽管金庸心中苦恋着夏梦,可在实际生活中却很难见到她。为了能经常见到这位梦中情人,由是,金庸于1953年从主编《新晚报》的副刊“下午茶座”,转投“加盟”到香港长城电影制片公司,去编写剧本。金大侠还就此自我解嘲地说:“当年唐伯虎爱上一个豪门的丫环秋香,为了接近她,不惜卖身为奴入豪门,我金庸与之相比还差得很远呢!”

到了长城电影公司以后,为了博得夏梦的欢心,金庸工作十分卖力,短时间内就写出了《绝代佳人》、《兰花花》、《不要离开我》等电影剧本。他还学习导演,与人合作导演了影片《有女怀春》、《王老虎抢亲》等。

夏梦主演的《绝代佳人》、《午夜琴声》、《有女怀春》等,都是金庸写的剧本,因此,夏梦需要向金庸请教,关于如何理解、把握剧中的人物。越剧《王老虎抢亲》又是由金庸执导的,夏梦也需要金庸与她说戏。这一切,都决定了夏梦因职业关系离不开金庸。她曾对别人说过:“我与金庸之间是不能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的,否则……肯定会造成损失。”由此可知,他们之间的合作还是很成功的。合作归合作,情感归情感,虽然夏梦很明白金庸的心事,但此时的她,己是名花有主了。

夏梦是在拍摄电影《姊妹花》时,认识后来成为夫君的林葆诚的。林葆诚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虽然做的是纺织生意,却是个地道的电影迷,特别是个夏梦迷,因为他早己对银幕上的夏梦爱慕不己了。这次正好在《姊妹花》的拍摄现场看夏梦拍戏,也是应了缘份一说,恰好戏中缺少一个扮演教师的演员,林葆诚就毛遂自荐,客串演出。此后,他们从相识到相爱,不久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夏梦对来自四面八方的爱慕追求者,一律冷若冰霜,加以拒绝;而对金庸的心意,夏梦却格外小心。在她的心灵深处,是不能接受金庸的爱的,但又不能采取断然拒绝的态度,因为她实在不忍心伤害金庸。于是,她对金庸就采取了一种“比爱情少一点,比友情多一点”的介乎爱情与友情之间的极其微妙的态度。有时,夏梦也会对金庸,或眉目传情,或嫣然一笑,或温存数语。仅仅如此,也会让金庸感到莫大的慰籍。

让金庸最难忘的一幕,是一个夜晚两人在咖啡店的幽会,这也是他和夏梦唯一的一次幽会。这次幽会是金庸提议的,而夏梦也例外地答应了。在咖啡店的幽幽烛光的映照下和柔柔音乐的旋律中,两人时而呢喃细语,时而举杯相邀,那种诗意的氛围和浪漫的情调,实在令人陶醉销魂。金庸借着几分酒意,终于向夏梦倾述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夏梦听了极为感动,含着泪说,她非常敬重他的人品,喜欢他的才华,只可惜他的“爱使”迟到了一步,只能感叹自己“恨不相逢未嫁时”了。并说,以她自己的为人,是绝不愿意去伤害夫君的,请求他能格外原谅她。最后,她深情地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金庸大为感动,只好到此止步,收心敛性了。1959年,金大侠带着无限的惆怅和忧伤离开了“长城”。从此,大侠笔下多了几分淡淡的苦涩。

金庸的情是真切的,他曾在自己的散文中写道:“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觉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恩义重于爱情,但闪电式的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1967年初夏,夏梦、石慧、陈思思等人奉命组成香港代表团来到“文革”运动开展正烈的广州,参加时事学习。面对乱局,夏梦感到陌生而迷茫,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向她袭来。在广州,她们还“意外”地见到了己在香港盛传因不堪忍受残酷批斗而“自杀”的红线女。殊不知,红线女的“意外”出现,只不过是奉命前来接待香港代表团的一种策略罢了。当红线女强装笑脸与夏梦等人合影留念后,只见她神色黯淡地对大家感叹了一句只能意会的话:“唉!我是很信命运的。”

当初在香港,红线女可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建国初期,她接受了周总理的盛情邀请,回到广州创办广东粤剧院,又以粤剧《关汉卿》、《搜书院》风靡岭南。是“文革”使红线女厄运缠身的。

此番回广州的遭遇,不禁让夏梦联想到自己也可能会和红线女一样,遭受到不测的厄运。经过和林葆诚仔细商量后,夏梦决定离开香港,到丈夫做生意的加拿大去定居。

在办理离境手续时,海关人员认出了夏梦,他们当即向《明报》爆料。第二天,《明报》抢先刊发了夏梦远走他乡的新闻;随后,《明报》创办人金庸撰写了《夏梦的春梦》一文,并刊登在该报的显著位置上。文章说:“对于这许多年来,曾使她成名的电影圈,以及一页在影坛中奋斗的历史,夏梦肯定会有无限的依恋徘徊,可是,她终于走了。这其中,自然会有许多原因……在我们的想像中,一定是加拿大草原的空气更加新鲜,能使她过着更加恬静的生活,所以,她才在事业高峰之际毅然抛弃一切。迁于幽谷,遗世独立。”

尽管夏梦曾是金庸的梦中情人,但此时的金大侠,己完全不了解这位曾经的梦中情人,离开香港的真正原因了。他把夏梦的无奈远去,理解成了他笔下的《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和小龙女,是要“迁于幽谷,遗世独立”,是要去过那种神仙眷侣般的恬静的小日子了,可他怎知夏梦心中真正的苦涩呢!

(全文完)

上一篇为什么性能强悍的iPad比iPhone更大,但价格却反而更便宜?

下一篇园艺生活|第二十四期:2019北京迎春年宵花展之组合盆栽大赛优秀作品欣赏

相关文章:

城市本月排行

城市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