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面具校园-第四章

时间:2019-05-23 08:00:01 来源:乡途旅游 当前位置:晓宇说设计 > 世界 > 手机阅读

文/徐正韬

小说连载 | 面具校园-第一章

小说连载 | 面具校园-第二章



第四章-距离高考还有10天


  1


  实际上,我内心对于今天的誓师大会是十分反感的,不过当学生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各种形式主义的活动。看得出来,同学们也是如此,大家无精打采地拖着各自的板凳,向操场走去。由于学校的报告厅已经年久失修,彻底成了危房,自我进这个学校以来,所有的大会就都是在操场上举行的,而大会的座位也因此需要自带。


  我拖着板凳来到了操场,找到我们班级的队伍以后,便把板凳朝队伍的最后一方放,寻思着能用誓师大会补一补觉。操场上人头攒动,耳边尽是脚踩过球场草地发出的沙沙声,往常,只有在球场踢球时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于是,伴随着这熟悉的声音,我撑着额头,渐渐睡去...


  


  一阵尖锐刺耳的喇叭声把我吵醒了,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大开阔地。我猛地一惊,想着原本已经挑了个靠后的位置,现在前方的队伍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转过头,这才发现原本该做我“掩体”的“掩体们”此刻却都拿我当起了“掩体”,似乎都需要用誓师大会补觉,没人愿意坐在队伍的前方,一个一个的越坐越靠后。


  喇叭里也在喊着:同学们,靠前坐,靠前坐!


  可是同学们似乎都在发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精神,任凭喇叭怎样呼喊,队伍依旧纹丝不动,没有半点靠前的意思。


  如今坐在前排的我十分尴尬,只得象征性地把板凳向前挪了半步。


  “都往前坐!”熟悉的声音从队伍后方传来。


  是刘老师来了。此刻,各班班主任都陆续到场,督促着学生队伍向前移动。


  背后传来几声轻微的抱怨,队伍这才开始缓缓移动。


  “往前啊,17号!”有人在后面推了我一把,听声音就知道,是韩俊荣。


  没办法,现在我是前排,后面的队伍都理所当然地跟着我。我把板凳搬到了操场边缘,这才坐了下来。


  看样子补觉的愿望是落空了,我现在的位置靠主席台只剩几步之遥,一举一动上面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抬起头,强忍着睡意开始听领导们的发言。身后,则传来了韩俊荣的鼾声。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南城第十中学第四十三届高考誓师大会现在开始!”喇叭里终于传出了声音。


  主席台上,是教导主任在发言。一旁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块横幅,写着:南城第十中学第一届高考誓师大会。


  我定睛一看,原来四十三的补丁没有粘牢,一半已经褪到了下面,露出了横幅最初的模样。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陈校长做开场发言!”教导主任继续说道。


  周围传出几下稀疏的掌声。


  陈校长从主席位上站了起来,向台下的同学挥了挥手,便拿起准备好的稿子,接过教导主任的话筒开始发言:


  “同学们,今天我们举办南城第十中学的第四十二届高考誓师大会,为的是要进一步激励我们高三师生,以不屈的斗志,走完高考前的这最后一段路。”


  不知为什么,我今天对于数字格外的敏感,陈校长口中的四十二被我第一时间听出了错误。或许是用的去年的演讲稿吧,反正每年高考的学生都不是同一批,不换演讲稿也不会被发现。


  陈校长在台上激情洋溢地讲着,喇叭却一直有些不在状态,在陈校长讲到激情处时总是断断续续,让我这样算是认真听的学生有些扫兴,不过还好陈校长的兴致并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他不时地摆着麦,继续读手里的稿子。


  “最后,我想送一首诗给大家。”陈校长顿了顿,似乎在清嗓子,又似乎要把所有的感情毫无保留地奉献于此,“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


  陈校长似乎有些发力过猛,紧张了。


  “安花!”幸好,他还是定位准了演讲稿的位置,把最后两个字念完了。


  陈校长的话音未落,喇叭里便传出了响亮的鼓掌声。


  原来是陈校长一旁的教导主任正卖力地鼓掌。并且,这样的掌声颇具感染力,台下无论是在听或不在听的,都开始鼓起掌来。


  陈校长见我们颇受鼓舞,欣然一笑,满足地坐了下来。


  “好的,我们感谢陈校长的发言。”教导主任接过话筒,又说道。


  刚才还未完全停止的掌声此刻又得到信号,再次响了起来。学生们对于这种让我们感谢,谢谢之类的词语颇为敏感,就像你对一只训练有素的小狗说坐下,它一定会坐下,而对学生说让我们感谢,学生们则一定会献出他们的掌声,无论自己内心是否真的感谢。


  刚从梦中醒来的韩俊荣此刻就在我背后卖力地鼓着掌,似乎是在发自肺腑地感谢陈校长给他的这个补觉机会。


  “接下来,由各班的代表老师上台发言!”


  我撇了一眼主席台旁,老师们正排着队准备上台发言,而赵老师也在其中。


  老师们的发言果然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他们上课时候的讲话已经够无聊的了,然而他们现在在讲台上的发言简直不能再用无聊二字形容,简直就是药效上乘的安眠药,才过了三个班的老师,我就已经快抵抗不住睡意的侵袭。


  终于,喇叭里传出了赵老师的声音,我换了个姿势,想让自己提起些精神。


  赵老师常和我们讲写作文的技巧,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套用公式,任何的题目,只要套用了作文公式,那就是一篇高分作文。现在的演讲在我看来就算是一个题目,我想看看赵老师是怎么答的,这也算是高考前不放弃任何一次学习的机会。


  可惜赵老师的发言却又一次令我失望了,和前面的几个老师发言几乎如出一辙,毫无新意,丝毫没有突出赵老师语文教师这一身份的特点。不过我转念一想,或许是老师们都套用了同一个作文公式。由此看来,高考也不能死套公式。


  我正这么思维发散着,早读课下课铃打响了。


  四周围传出一片哀叹之声,并不是因为大家遗憾不能听完老师们的发言,恰恰相反,大家是哀叹课间的时间将要继续浪费在此。


  既然学不到所谓的作文公式技巧,我再也无法坚持,沉沉的睡去。


  


  


  2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把正趴在办公桌上熟睡的王家捷吵醒了,由于昨天开到半夜的报告会,王家捷都没能好好休息。


  王家捷挣扎着张开双眼,掏出手机,是分局的刘伟明打来的。


  “喂?”


  “家捷,统领湖这边发现一具尸体。”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这句话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得王家捷睡意全无。


  “身份确认了吗?”王家捷嘴上这么说,心里十有八九已经有啦答案,要不然的话,刘伟明不会急着给他打电话的。


  “死者就是你负责的那个案子的嫌疑人——王超文。”


  “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王家捷跑去厕所洗了一把脸,便立马去找了蔡向迪,两人一同赶往统领湖。


  


  王家捷和蔡向迪赶到的时候,整个统领湖周边都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家捷,小蔡!”看到两人的到来,刘伟明迎了上去。


  “哎,这下可好了,唯一的线索现在彻底断了。”蔡向迪叹了口气。


  “老刘,先和我们讲讲具体的情况吧。”


  “哦是这样的,今天早上7:13我们接到报案,报警人声称在统领湖东侧石滩附近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具疑似尸体,报案人是路过湖边晨跑的老大爷。我们赶到现场后对尸体进行了检查,发现受害者脑后有被钝器击打的痕迹,而且受害者的面部已经完全被钝器砸烂,根本无法辨识其外貌。不过我们通过指纹还是识别了受害者的身份,王超文在学校体检中有录入过指纹,我们便一下找到了他的信息。我想到最近你负责的那个案子,就立刻和你打电话了。”


  王家捷看向不远处的事发地点,此刻王超文的尸体已经被盖了起来。


  “你说凶手为啥要把受害人的面部毁坏呢?”蔡向迪问道。


  “或许是为了尽可能地延缓警方的调查进度,不让我们这么轻易地知道受害者的身份。”刘伟明回答。


  “可如果我是凶手,为了不让人发现受害者身份的话,不光会毁坏面部,指纹肯定也会一起毁坏才是。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现在身份证或者各种体检都会留下指纹信息的,这简直就和外貌一样可以作为辨识人身份的工具。”


  “或许他在故弄玄虚吧。”刘伟明同意蔡向迪的分析,点了点头。


  “也不可这么说,凶手也有可能并未料到你所说的,又或许,他的认知水平很低,根本不知道指纹识别身份这一说。”王家捷向来谨慎小心,不放过任何可能性。


  “对了,凶器找到了吗?”王家捷又问道。


  “还没有,不过从尸体的伤口上能初步看出凶器应该是直径在十五公分左右的钝器。”


  王家捷点了点头,三人绕着案发地点走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名警员,朝刘伟明喊道:“刘队长,家属联系上了,她马上过来。”


  “好。”刘伟明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王家捷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的联系人让他暗暗一惊。


  是上次网吧遇到的粉发男生打来的。


  没想到他真的打电话来了,王家捷赶紧接通了电话。


  “喂,警官吗?我是那个王超文的朋友。上次您让我想王超文在学校的事,我后来仔细想了想,今天被我突然记起来一个名字。”


  “你现在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警官?”


  “我们在奔亿碰面,我也有事要和你说。”王家捷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当面向粉发男生了解情况。


  “怎么了,头?”见王家捷挂了电话,蔡向迪问道。


  “或许有新的线索,就是上次网吧遇到的王超文的朋友打来的,我先去一趟。你就和老刘一起见一下王超文的母亲吧,毕竟上次她也认识我们了。”


  蔡向迪点了点头。


  “对了,尽量别以王超文是嫌疑人的身份与她交流,做母亲的......”王家捷想到了上次遇见王超文母亲时她寞落的身影。


  “放心吧,我和小蔡会有分寸的。”刘伟明插了一句。


  作为干了将近三十年的老刑警,刘伟明十分清楚怎样与受害者家属打交道,很多时候,他也会发自内心地怜悯受害者。


  王家捷向两人告别,启动汽车,前往奔亿网吧。


  


  粉发男生的一头粉发实在显眼,王家捷远远地就看到了网吧门口站着的男生。


  “警官,你来了。”粉发男生一眼认出了王家捷。


  今天粉发男生是一个人来的,上次那个迷彩服男生不在。


  “想到什么了?”王家捷让粉发男生坐上副驾驶,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那个,大哥好久以前的确和我们提过一个名字,而且是他学校里的人。”


  “谁?”王家捷期待着答案。


  “好像叫...陈...陈加捷。”


  王家捷心中一惊,此刻的疑问彻底填满了他原本就一团乱麻的脑中。


  陈加捷?难道王超文和陈加捷并不像旁人看到的那样毫无关系?他们私底下有联系吗?王家捷心中冒出无数的问号。


  “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他有说到和这个叫陈加捷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具体的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不过大哥也就是一语带过,没有特别讲这件事,貌似是他对这个陈加捷很生气。”


  “嗯。”王家捷靠在椅背上,自顾自琢磨起粉发男生说起的话来。


  照这么说的话,王超文与陈加捷确实有过节,虽然这么说有些牵强,但王超文的杀人动机就有了。可现在王超文也被杀了,难道说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的事?而王超文之前所说要见的“那家伙”,是否就是这个人呢?


  “对了,警察大哥,你说你也有事要找我,是什么事呢?”粉发男生见王家捷一时无话,便问道。


  “哦,是啊。”王家捷点了点头,其实他也在思考如何把王超文的死告诉粉发男生。


  “我们找到王超文了。”王家捷组织了很久的语言,最终却只说出这样一句话。


  “真的吗?太好了!”粉发男生一下子高兴起来,“大哥去哪了?我们几个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上他了。”


  见粉发男生一脸期待的表情,王家捷的话更说不出口了。


  “呃...”王家捷沉吟了一会。


  虽然从事警察的工作已经很长时间,可每当在这种时刻,王家捷总还有些于心不忍。


  粉发男生似乎从王家捷的态度上觉察出了什么,眼神从期待变成了疑虑。


  “是这样的。”王家捷下定决心,“王超文他被人杀害了,我们今天早上找到了他的尸体。”


  粉发男生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里。


  王家捷也没有说话。


  “大哥...大哥他怎么会死?”粉发男生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感到难以置信。


  王家捷看到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下来。


  粉发男生努力地眨了两下眼睛。


  看到这一幕,王家捷想起了丁睿,或许对于如今的独生子女来说,一个朋友原比别人想象的要重要。


  “我们一定会查明真相的。”王家捷轻轻地说道。


  “大哥的死是和那个叫陈加捷的有关吗?”粉发男生的声音有些发抖。


  “现在还不清楚。”王家捷实话实说,“不过你别多想了,王超文最近卷入了一场杀人案,受害者就是陈加捷,因此我们最近一直在追查他的下落。”


  看粉发男生的样子,他应该从未关注过最近的新闻报道。


  “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大哥是不可能杀人的。”


  王家捷不知该如何回答,将车窗摇了下来。


  热浪涌进车中,车里的冷空气一下子被调和成了热气。


  “我可以走了吗?”粉发男生说话了。


  王家捷点了点头。


  粉发男生推开车门,一言不发地走下车,王家捷没有立刻发动车子,只是看着那一抹粉色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3


  周围的掌声吵醒了我,我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随着一旁的同学们开始鼓掌。


  “接下来请同学们有序离场。”喇叭里是教导主任的声音。


  此刻的同学们似乎是在刚才的大会上积攒满了力量,各个如同跑步健将,还没等教导主任的话说完,就已经跑走一大半。


  “哎,第一节谁的课?”身后的韩俊荣拍了拍我。


  “英语吧。”


  我也没听清韩俊荣到底有没有回答我,当我回过头,他已经像其他人一样跑走了。


  老师们正在主席台收拾着各种设施,一眼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搬音响。


  是宋老师。


  真奇怪,这两天他居然还一直到校,像他这种副科的老师应该早就没课了才对。现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我们高三高考班还是高一高二都进入了复习阶段,任何副科都会停课。


  一眨眼,操场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我搬起凳子向教室走去。


  


  英语课向来是那几门最不无聊的主课之一,方老师的教学很和我的口味。而对于方老师这个人,也总是给我一种难以捉摸的神秘感,首先是年龄,记得她刚来的第一节课课后,班级里就有人议论起她的年龄,就因为她上课的一句:我已经在这儿带过八届学生,令我们都惊讶不已,看方老师的外表,最多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除去她在开玩笑这种可能,或许岁月真的无法在她的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其次是她的脾气,在我的印象之中,方老师在带我们的这两年之中,还没有发过一次火,这样的老师在我的学生生涯中也是首次遇到。


  方老师现在正在讲台上讲解着模拟题,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


  “所以说,这种大意题应该怎么选呀?”方老师喜欢把问题留给学生。


  台下齐声回答。


  一般在这种时候,陈加捷的回答声总是最响亮的,他乐于参与这样的师生互动。说起来,原本刚升入高二时,陈加捷的英语成绩很差,不过自从高三的一次月考之后,他的英语成绩便一下子突飞猛进,随后就一直稳定在班级的前两名。用他的话说,是突然开窍了,我想,这也与他课上积极的互动分不开关系。


  可惜现在听不见他那响亮的回答声了。



  

  复习课的时间被方老师安排地很好,下课铃刚响,一节课的内容也就刚好结束。


  没有被侵占的课间十分钟是稀少而又美妙的,教室里洋溢着喜悦的气息。虽然现在已临近高考,可还是没人愿意连着上复习课,课间的休息还是必要的。


  可大部分的老师们似乎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下课时间在他们眼里就像充话费送的赠品——不要白不要,都想尽办法将自己的课延长到下课铃响过的很久之后。这样既能体现出自己的尽职尽责,而且又不想必担心学生们下节课的状态,反正不是自己的课,学生们状态差也无妨。


  我的母亲便最喜欢这样的老师,在得知我大部分的老师都有拖课的习惯后,母亲很是欣喜,更加坚定了我到了一所好学校的想法。


  我走出教室,想去厕所洗把脸,下节是物理课,我得好好打起精神才行。


  路上,我看到正攥着手机向楼下跑去的班长,她的脸色还像前几天一样难看。


  


  


 4


  王家捷把车缓缓驶入法医鉴定中心,远远地看到蔡向迪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蔡向迪坐上了车,面色凝重。


  “怎么样?”


  “哎...”蔡向迪深吸一口气,一只手胡乱地在头顶上抓着,“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应付受害者的家属。”


  “理解。”王家捷拍了拍蔡向迪的肩膀,“总会习惯的。”


  “王超文他妈也太可怜了,王超文真是没良心,没有他哥半点的靠谱,他妈一个人把他们兄弟两带大,如今还要受这样的刺激。”蔡向迪有感而发,靠着座椅直摇头。


  王家捷不敢也不愿去想象王超文母亲得知自己儿子死亡消息时的样子,只是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王家捷的手机铃声总是会和适宜地打破短暂的尴尬,就在这时,它又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王家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没有立刻开口,王家捷也不着急,经验告诉他,要等对方开口。


  “喂,是王警官吗?”一个文弱的女声传了出来。


  王家捷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似乎最近才听到过。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艾雅惠,就是陈加捷班的班长。”


  “哦哦 ,对了,你好,艾同学有什么事吗?”王家捷想起了艾雅惠的名字。


  “我有些事想告诉你...”艾雅惠的声音时高时低,“可能和那个案子有些关系。”


  王家捷心里一惊,赶紧问道:“你在哪儿呢?”


  “啊?”艾雅惠有些出乎意料,“在学校呢。”


  “你等着,我们当面说。”王家捷一边说,一边发动了汽车。


  “怎么了,头?”


  “有新线索。”王家捷放下电话,“是那个班长打来的。”


  


  两人来到学校,王家捷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艾雅惠,他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


  “要不,你先去上课,我们下课再说?”王家捷脑海中闪过赵河海的样子,有些后怕,生怕下节是他的课。


  “我...我想现在就说。”


  王家捷从艾雅惠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煎熬,他点了点头,“好吧。”


  三人走到拐角处,蔡向迪拿出了笔记,准备记录。


  “上个学期快要期末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了一件事...”艾雅惠显然没有组织好语言,有些语无伦次,“具体什么时候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是上学期的事。”


  “没关系,你慢慢说。”


  “那时候已经放学了,我收齐了作业准备交到吴老师的办公室。正巧路过刘老师的办公室。”艾雅惠顿了顿,“那个时候窗户虚掩着,我正巧看到刘老师在里面和方老师...他们,抱在一起...在接吻。”


  “是刘斌老师和方文倩老师吗?”王家捷谨慎地确认着。


  此刻,王家捷虽然外表看起来波澜不惊,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过一番。


  艾雅惠点了点头。


  王家捷想到方文倩,继而想到陈国富,再想到刘斌,原来这校园里还藏着这一幕红杏出墙的戏。


  “可是,这和陈加捷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呢?”王家捷又问道。


  “那个时候...”艾雅惠的语气更慢了,似乎是来到了关键点,“陈加捷他也在我旁边,我们是一起去送作业的,他那个时候还把那一幕拍了下来。”


  一道闪电划过王家捷的脑海,他的身体也想被电击中一般颤抖了一下。


  连一旁一直在低着头记录的蔡向迪此刻也抬起了头。


  这样一来,有杀人动机的就不止王超文一个了。


  “刘斌...呃,刘老师当时发现你们两个了吗?”王家捷向艾雅惠确认。


  “我想没有,刘老师和方老师都没有看到我们。”


  如此说来杀人动机就必须建立在刘斌和方文倩事后发现或者陈加捷主动透露给他们之上。那么是哪种更有可能呢?


  “王警官,能不能...”艾雅惠打断了他的思绪,“能不能请你在调查的时候不要把是我告诉你的这件事说出去,我怕...”


  “放心吧,我知道你的心情。”王家捷立刻答应下来。


  为了表示诚恳,王家捷弯下腰,与艾雅惠的视线保持齐平,“我们绝对不会透露关于你的任何消息,你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有压力,安心复习。”


  艾雅惠见王家捷态度诚恳,略微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去上课吧。”


  “好。”艾雅惠欲转身离去。


  “对了,这节是谁的课?”


  “是...刘老师。”艾雅惠显然也有些担心。


  王家捷心中一惊,这下子不能立刻去找刘斌了,而且艾雅惠消失的这段时间也容易引起他的怀疑。


  “如果刘老师问起来,你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去了躺医务室。”王家捷给艾雅惠想主意。


  “嗯。”艾雅惠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王家捷与蔡向迪重新回到了车里。


  “看样子,目前这段时间是不能去找刘斌了。”王家捷把车窗摇了上去,打开了空调。


  “要不如,先去找方文倩?”蔡向迪在一旁说道。


  “不,或许这两人私底下有很紧密的联系,现在去找方文倩就等于告诉刘斌。”


  “哎,没想到啊,没想到,着方文倩果然有问题,先不说她和陈加捷的案子有没有直接关系,就说她跟刘斌的婚外情,哎,像她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怕。”蔡向迪连连感叹,“我就说吧,头,第一次看见她就觉得她有问题。”


  王家捷笑了笑,没有答话。


  “不过也难怪,这方文倩看着也和陈国富不配啊,感觉都差了好几轮,但是他居然看上了刘斌,这也有点奇怪...”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王家捷暗暗惊讶于蔡向迪的八卦程度,也就对上次自己的那一点点八卦感到释怀了。


  “哎,还不是咱们这整天办案办案的,难免有点这种事儿嘛。”


  王家捷被自己的搭档逗乐了,直笑道:“看来案子结束我们得好好放松一下。”


  蔡向迪也笑了笑,连忙答应下来。


  “头,案子发展到现在你怎么看呢?”


  王家捷又严肃了起来,皱起眉头分析起案件来。


  


  


  5


  “如果艾雅惠说的都是真的话,我们迄今为止的推理就要被推翻了。首先,假设刘斌得知了陈加捷知晓他与方文倩的关系,并且还留下来证据也就是手机照片,因而起了杀心的话,那么在上周末他就有犯罪的动机了。而据他与艾雅惠所说,当时他们在三楼的东西两边各自布置海报,两人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都是在单独行动,那么刘斌便有充足的作案时间...”王家捷摆了摆手,示意蔡向迪将那本记录本给他。


  蔡向迪掏出本子,递了过去。王家捷翻了几下,开始比对起时间。


  他接着说道:“而且按照他们所说的时间,7:30到9:00之间两人一直在三楼,这与陈加捷7:00到8:00的死亡时间也有一段重合。”


  “没错,这样说来,刘斌的确有犯罪的动机与时间。”蔡向迪点了点头。


  “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假设:7:05,陈加捷来到学校。7:10,刘斌来到学校。7:15刘斌与艾雅惠进入学校。7:30,刘斌与艾雅惠分开,各自前往三楼东西的两个楼梯口张贴海报,而此时陈加捷有可能正好在三楼的厕所里,也就是案发地点。刘斌此时进入厕所,将陈加捷杀害,并拿走了他的手机,因为里面就存有方文倩与他婚外情的证据。作案结束后,他再次回到楼梯口布置海报,直到9:00与艾雅惠一同离开学校。而艾雅惠所说的在7:40左右看到王超文跑下楼,很有可能他在7:20进入学校之后先到了三楼的某个教室,后来又正巧去到了厕所,看到了被杀害的陈加捷,受到了惊吓,跑了出来。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解释的通了。”王家捷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推理,长舒了口气。


  “对啊,这样一来,陈加捷手机失踪这件事也说的通了!”蔡向迪拍了下脑袋,“不过,有没有可能王超文是因为正好看到了刘斌作案而逃跑的呢?”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王超文如果目击刘斌作案的话第二天应该不会心平气和地来学校上课的,正常来说,一个人看到凶手作案的话应该会选择报警的。”王家捷继续分析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按照我们的分析,王超文既然目睹了陈加捷的尸体,也应该报警才对。”


  “也许王超文早就希望陈加捷死了,他的几个朋友不是说王超文向他们很生气地提过陈加捷的名字吗?没准王超文看到陈加捷的尸体虽然很惊慌,但是并没有想报警的心态。”蔡向迪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王家捷点了点头,随即抽出座位旁的一支笔,在本子上圈划起来。


  “那么,留给刘斌的作案时间只有7:30到7:40着短短的十分钟了。”王家捷将各个时间进行着比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案情,渐渐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



  


  

  下课铃隔着车窗传进车里,王超文摇下车窗,看了看窗外。


  “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去找方文倩,我去找刘斌。记住,还要问一下方文倩上周末以及王超文失踪以来的所在地,最好可以确认一下。”王家捷叮嘱道。


  “了解!”


  两人下了车,各自走向办公室。


  


  


  6


  刘斌回到了办公室里,将重重一叠的试卷抛在办公桌上,上一节课,他让学生们做了去年的高考试卷。艾雅惠迟到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去了医务室,不过好在物理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一节课下来,还是完成了试卷。


  刘斌在抽屉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掏出手机,上面显示有一条未读消息。


  是方文倩发来的。


  刘斌按动几下手机,又将手机放回了抽屉,向后倚靠在椅背上。


  “哎呦,累死我了。”刘斌眯起眼睛,感觉头脑有些发胀。


  这些天来,每天的物理课都在四节以上,让刘斌苦不堪言。


  正当刘斌想闭眼眯一会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饶了我吧,不会又是来问问题的吧。”刘斌算是怕了班级里那些好问的学生们,每次一下课就会蜂拥而至,这种情况在高考前尤盛,届届如此。


  “请进吧。”刘斌还是松口了。


  门外进来一个瘦高的男子,刘斌一眼认出了是王家捷,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王警官?您怎么来了?”


  王家捷朝刘斌笑了笑:“没打扰到您吧?”


  “没有,没有,您请坐吧。”


  王家捷坐了下来,刘斌这才回到了原位。


  “是这样的,我们案子调查有了新的线索,所以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王家捷表明来意。


  “哦,您说,我一定配合。”


  “您来这所学校几年了呢?”


  刘斌愣了一下,显然不知道王家捷这么问的目的,“唔...大概七年吧。这和案子也有关系吗?”


  “哦,就是问问,不要太在意。”王家捷摆了摆手,继续问道:“和别的老师们关系如何啊?相处什么的。”


  “挺好的吧,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刘斌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王家捷的语速很慢,像是在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和方文倩老师的关系怎么样呢?”


  刘斌的脸色一下变的铁青,愣在那里,接着嘴唇有些开始发抖。


  “我...我...我们...”


  王家捷见刘斌没有任何的掩饰,直接说道:“我们已经知道您和方文倩老师的关系了。”


  “求求你了!”刘斌哇地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求你们千万不能让陈校长知道。我来这个学校就是陈校长提拔的,要是被他知道了...”


  王家捷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刘斌。


  “再说了,我和方文倩的事和陈加捷的死没有关系那!”刘斌急了,话里带着哭腔。


  “可是据我们了解,陈加捷知道您与方文倩老师的这层关系,您难道不知道?”王家捷反问。


  “我是知道,我是知道,可我...不,是我们真的没有杀人啊!你要相信我!警官,我真的没有杀他!我没有这个胆子啊...”刘斌急的双手在空中划着,狼狈地辩解着,已经丝毫看不出平日里在课堂上严肃的样子。


  “您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说吧,您放心,没有证据的话,我们不会认为您是凶手的。”王家捷起身将刘斌扶到了沙发上。


  刘斌哽咽着开始说起事情的经过:“这个学期刚刚开始,陈加捷就私下告诉我他拍下了我和方文倩上个学期在办公室的照片,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帮他搞到期初月考的答案,他就把这件事告诉校长,我只能照办了。后来方文倩告诉我说陈加捷也找过了他,也让她把英语答案告诉自己。我们都很害怕,也没想到,陈加捷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王家捷十分地震惊,他很难接受陈加捷的形象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进而有些怀疑刘斌的话。


  “可是后来...”刘斌的情绪又一次激动了起来,“这个混蛋他把我们当成了他的傀儡!以后大大小小的每次考试,他都让我们给他提供答案,甚至还让我们去弄别的科目的答案!他就这样不停的威胁我们,我们这个学期没有一天不是生活在恐惧之中。他就是个魔鬼!他的死就是活该!”


  刘斌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说出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想法。


  这些话令王家捷惊愕不已,看刘斌的样子,似乎不是在演戏。


  “陈加捷就是个虚伪的小人,你别看他在学生们与老师们中的口碑不错,那都是他装的。我和方文倩知道他是怎样的卑鄙,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在威胁我们时那种丑恶的嘴脸!”刘斌还在咒骂着。


  王家捷此刻也处于一种震惊不已的状态之中,脑海中在构想刘斌所说的场景。


  陈加捷究竟是有多么强大的心理,可以将刘斌与方文倩玩弄在鼓掌之中,把刘斌逼至如此。想到这里,王家捷背后竟冒出一丝冷汗。


  现在,王家捷仿佛重新认识了死者,这个面具之下的陈加捷。他甚至觉得,整个案子最大的对手不是那个凶手,而是这个充满谜团的死者——陈加捷。


  王家捷深吸了一口凉气。


  王家捷等刘斌的情绪渐渐平复,又小心地询问了一些关于王超文失踪时刘斌所在地的细节,最后终于结束了这次惊心动魄的调查。


  王家捷走出办公室,眼前,是那座高耸的山,今天的云雾很厚,令人看不真切。


  王家捷拨通了电话。


  “怎么样了小蔡?”


  “老大,这也太恐怖了吧...”电话那头惊叹着,显然,蔡向迪也从方文倩那里得知了这件事。


  “她这几天的所在地调查了吗?”


  “嗯,上周末她一整天都和陈国富在一起,而王超文失踪这几天她要么在学校上课,要么在家,都有人可以证明,理论上不具备作案时间。”


  “嗯,那么有可能杀害陈加捷的就只有刘斌了。”


  “哎,头,你对这事儿怎么看?还是决定刘斌是凶手?”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刘斌确实没有杀害陈加捷,凶手另有其人,要么,刘斌就是一个和陈加捷一样好的演员!”


  


  


  7


  回家路上,我想着今天的复习内容,头脑有些发沉。


  尽管如此,我依然觉得今天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来我复习状态最好的一天了。


  “哎!丁睿。”背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转头一看,是宋老师。


  “太巧了!咱们又见面了。”宋修主动打招呼道:“怎么,你回家走这条路?”


  “是啊。”我笑了笑,“我家离学校不远,我每天都走这条路的。”


  我心里暗暗觉得奇怪,这几天我和宋老师的偶遇是不是有些多了。


  “那可真是巧,去我家也会经过这条路。可能是平常我都坐公交吧,所以没遇见过你。”


  “哦哦。”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应付地答着。


  就这样,我和宋老师一路走着,空气中有一丝尴尬。


  “哦,对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打破了这丝尴尬,“老师你最近怎么还来学校呢?还不休息吗?”


  “学校最近也挺缺人手的,我正好可以帮帮忙,校长他还巴不得呢,不过...”宋修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悄悄告诉你,我其实在调查着陈加捷同学的这个案子。我想我的老同学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


  “老同学?”


  “就是那个王警官,你应该见过他吧。我们是大学同学,也是很要好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我的美术老师竟然是那个王警官的同学,还是好友,两人的性格可是有着不小的差别。


  “那你调查的怎么样了?”我有些来了兴趣。


  宋老师没有说话,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我也没有再问,两人就这样又陷入沉默之中。


  过了好一会,宋老师突然开口了。


  “我会尝试摘掉他的面具。”

To be continued...



  

编者:关于连载的小说,已得到作者本人授权,谢绝自行转载。若需转载或合作,请联系后台。

在继续和大家分享唱片与音乐,欢迎大家来稿的同时,我希望在每次的推送次条增加一些有关于文学以及类似连载小说的内容,有兴趣的伙伴同样可以后台联系和交流。



上一篇undefined 2018-12-31 02:00:39

下一篇小说连载 | 面具校园-第三章

相关文章:

世界本月排行

世界精选